只是苏陌

讲文明,树新风。/滑稽

月落乌啼霜满天,你爹你妈对愁眠!
说真的我入澄圈这么久以来,从来没实名diss过谁。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:我们喜欢澄澄就够了,不需要你在这自我高(潮。他的热度不用你急着刷,我们会就行了。您还是去吃屎吧,再晚了你连热的都赶不上!


我知道其实我还是个小透明,说话不会有什么影响力,但我就是要写,而且不关评论,你要过来骂就骂,怂了就怂了,随你便!

说实话我也是😂😂自带华为备忘录😂😂可好用了

尚可听涛:

真的不要再问我写文用什么软件了
我每次回答ios自带备忘录都觉得好尴尬
可是我真的没有敷衍啊

【魔道/天官/渣反】当他们要亲亲


*其实是小段子?
*有长有短,完全是因为脑洞,和偏不偏爱没有关系
*ooc注意。
*ky左上角出去谢谢。
*如有雷同,,,我也没抄。

忘羡

wifi:“二哥哥抱抱!”魏婴从沙发上蹦下来,扑进刚进门的蓝忘机怀里。

汪叽:“嗯,抱。”蓝忘机本来累了一天了,但是媳妇的主动谁不喜欢?一把把魏婴搂紧。

wifi像只哈士奇一样用力扒拉蓝忘机后背,手脚并用的往上爬。

“二哥哥亲亲~”魏·哈士奇·婴撅起嘴,凑近他的脸。

蓝忘机面上冷静,但眼底却是深如海般的温柔。

“嗯,亲。”蓝湛把手中的公文包随便的丢在了一边,腾出一只手来托住魏无羡不断下滑的臀,另一只手则是撑住了旁边的墙把魏婴困在他与墙之间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【我就是不往下写(。ò ∀ ó。)大家心里明白接下来啥剧情就好。】

冰秋

冰妹:“师尊~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~是不是不想见到我……”说着眼圈红红的,眼泪又要往下掉。

沈清秋:“没有没有别多想啊,乖听话别哭了。我就是突然有个会议。”沈清秋赶紧把手里东西放下过去哄这哭包。

“那……要亲亲。”洛冰河揉揉红红的眼睛,像孩子一样盘着腿坐在沙发上伸开双臂一脸期待的看着他。

沈清秋无奈的走过去,弯下腰抱住他——好吧其实是他整个上半身都缩在了洛冰河怀里。

两个人嘴唇碰到一起时,沈清秋想:好吧,尽管爱哭爱闹了点,但有人等着自己的感觉真好。

但当洛冰河一脸坏笑把他压在沙发上的时候,沈清秋后悔的肠子都青了。

【我收回刚刚的念头还来得及吗?】

花怜

花城看着浸泡在温水中的谢怜,出了神。

哥哥真好看。这是花怂心中唯一的想法。

看着那人牛奶般光滑白皙的皮肤、柔顺的及腰黑发和经过温水的滋润更加红润的嘴唇,他舔了舔嘴唇。

想看更多。

谢怜擦干裹上睡袍从浴桶出来后叫了花城一声告诉他可以回房了,但花城似乎沉浸在哥哥的美颜中完全没听见。

看着原地不动的花城,谢怜有些莫名其妙,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却被花城抬手轻轻握住了手臂。

花城抬起头看着他,声音低沉的不像话。

“哥哥,吻我。”

花怂也不知道忍得忍不住、哥哥愿不愿意,只好这么说。

但谢怜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了,怎么会不明白他在想什么。

“好。”谢怜踮起脚轻轻吻了上去,暖湿的空气环绕在二人身边,使眼前的一切都朦朦胧胧的,温柔的像个梦。

花城抱紧怀中的人,加深这个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花城终于放开谢怜,轻喘着气问:

“哥哥,可以吗?”

谢怜几乎整个脑袋都埋在了他怀里,露出一半的右耳微微泛红,闷着不吱声。

在花城要放弃时,怀中人才发出一声细不可闻的声音。

他说:“浴室不行,去屋里。”

柳澄

江宗主在喝了几大碗烈酒后,开始耍酒疯。

“嗯……抱。”江澄像没骨头一样软绵绵地往柳清歌怀里倒。柳清歌赶紧把小醉猫接住,往怀里带了带免得他滑下去。

“好好好,抱。听话,别乱动了,我们回去好不好?”柳清歌面对平时傲娇的爱人突然撒娇这一状况表示完全没办法,根本狠不下心去凶他为什么喝这么多,真他妈可爱死了。

“不好!”江澄一把推开他,“噌”地一下站了起来。

柳巨巨被江澄这么猛的一推差点摔地上,有些生气。

刚站起来想直接扛回去,江澄就一下子扑进了他怀里委委屈屈地说:

“他们都怕我,离我远远的。连金凌和魏无羡也是……阿姐,阿姐和阿娘都没了………”说着还难受的哭了。

柳清歌看他哭了,更是手足无措了,只能抱紧他,告诉他“有我呢,我不会走的。”

“真的?”江澄抬起头,哽咽着问。

“真的。”

“那你亲我一下好不好。”江澄的脑袋在柳清歌怀里蹭了蹭,又期待的抬起头。

“好。”柳清歌毫不犹豫的答应了。

柳清歌一点一点凑近他,在他闭了眼准备亲上去时,突然,

“呕!”

幸亏柳清歌躲的快,不然他可能会嫌弃死自己。

这小祖宗喝醉了真要人命!但有什么办法呢?毕竟这不是别人是老婆,不能打要宠着。只能等他吐累了、睡着了轻柔地背起他,乘着乘鸾往回走。

但很显然他忽略了一件事。

“妈的莲花坞在哪儿来着?!”




我觉得我好像看魔道看疯了,现在看见个短头发的男生就会想他为什么不留长头发、他有长头发会不会很好看。。(¬㉨¬) 

虐文停更通知

今天我回头看了看我写的不得善终,发现了很多漏洞,有些地方甚至有些莫名其妙。我打算把那篇文先删了,回去再改改,所以那篇文会停更。
但是如果我觉得改不了或者什么别的原因的话,这篇文就不会写了。
虽然可能是真的没有人在期待这篇文,但是我还是由衷的说一句对不起。
另外,站tag抱歉

【魔道/天官/渣反】当一方不小心挂断电话时

说真的我打算以后都是一边写糖一边写虐了。

*很抱歉我不会写冰秋和花怜。

*ooc慎入

*ky左上角

忘羡

Wifi:“二哥哥,我今晚就回来了。二哥哥想不想羡羡~”

汪叽:“……”

“嘟~嘟~嘟~”

想字还没说出口,老祖皮皮就不小心摁掉了电话。

汪叽:“……天天。”

【啥?后来?哦,魏皮皮很长时间都下不了床,还在卧床时期学会了绣花。】

薛晓

小星星:“阿洋,我买完菜了,有什么想要的吗?我帮你带回来。”

洋哥:“嗯!道长我要吃……”糖。

“啪叽!嘟嘟嘟~”

洋哥:“……晓星尘你。。。算了。”

无论你做错什么,我都可以原谅你。虽然糖的味道令我欢喜,但没有你,世界都是黑暗的,什么都显得那么枯燥无味。

双玄

师青玄:“明兄明兄,明天我们扮女装出去好不好?我知道有个点心铺的桃花酥特别的好吃balabalabala……”

贺玄:“好!但是女装你……”要穿自己穿。

贺玄黑着脸看着通话记录:……故意的吧?

曦澄

宇直:“蓝涣,你怎么还不回来?天都这么黑了。”

老涣涣:“晚吟,我刚下班,今天加班来着。马上就……”
“嘟~嘟~嘟~”

蓝曦臣看着手机屏幕显示出的通话记录,微微皱眉。
他不生气晚吟挂掉电话,他本就担心晚吟自己在家会出事,现在晚吟突然挂掉电话,就让他更担心了。

他急匆匆跑回家,开了门,看见江澄正坐在沙发上吃水果,就放下了心。但……

老涣涣:“晚吟怎么突然挂我电话,让我好生担心。”

宇直摆摆手:“哎呀不小心的,反正你已经回来了就没打过去。”

“那可不行,晚吟可要补偿为夫。”

“蓝曦臣你!唔……”
【(〃ノωノ)皮这一下我开心的不得了。】

漠尚

尚清华:“大王我觉得咱们是不是该买台空调了?毕竟夏天了怪热的。”

漠北君:“……不买。”

尚清华:“好吧大王,那冰箱总该买了吧?”

漠北君:“不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尚清华就挂断了电话。漠北君看着手机,没说话,只是周围冷的都快把沙发腿儿冻断了啊!

尚清华哆哆嗦嗦的准备重新打回去,却发现漠北君的手机关机了。

晚上——

“胆子大了啊,敢挂我电话?还想买空调冰箱?”

“不……不敢了……”尚清华哽咽着断断续续好不容易才说出一句话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他晕了过去。

漠北君把他抱起冲洗了一番,又把他放到床上,搂进怀里。“要什么空调冰箱,夏天有我还不够吗?”

恶友

洋洋:“喂小矮子,你带罐……”糖回来。

“啪叽”您的好友七米一挂断了电话。

瑶妹:儿子如果你不说前半句话的话我还是你的好爸爸。

风情

风信:“过来扫地!”

慕情:“卧槽你愿意扫你自己……”

风信一个手残挂了电话。

慕情内心os:他挂我电话?他是不是有别人了?天呐他居然背着我找人!连话都懒得说肯定是打算不要我了!到现在都不和我坦白就是耗着我呗!那就是以和我交往的名义掩盖住他那点破事呗!妈的死渣男,老子才不会让他甩我呢!还想把我绿成绿毛龟?!要绿也该是我绿他!

于是慕情打了回去。

慕情:“死绿毛龟我们分手吧!”

风信:??我操了我真是操了!












开爷爸爸一路走好,愿天堂没有伤痛。也希望钟仁可以早日走出阴影,不要做有害健康的事。

吴世勋女友陆言欢:

钟仁父亲一路走好。
说实话我之前梦到过一个新闻,上面播放着钟仁父亲去世的消息,当时醒来还一直怨自己怎么能做这样的梦,现在想想,真的很心酸啊。
如果没有叔叔,我们就见不到现在的爱豆钟仁了。叔叔是个好人,一定。
但请大家不要再因为好奇去搜索了,求求你们了,让钟仁陪叔叔安安静静的走过这一程吧。

不入轮回,不如轮回

*开了个脑洞
*然后就不知道咋写了。。
*感觉写出来会是篇虐文啊。。





“哈哈哈!阎王?就他妈是天王老子来了你薛爷爷都不怕!这轮回老子不入又如何!”
鬼殿之下,黑发少年笑得张狂。炙热的血眸散发着耀眼的光芒,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将恶人的脸也衬出了几分稚气。那人站的笔直,却更显得单薄起来。
少年看了看自己空空的一只袖子,鲜血似乎再也流不出来了。
“晓星尘呢?!”他虽仰着头,但脸上的表情却让人琢磨不清。
殿上之人也很无奈,按理说来地府的死人不应久留,该早早喝了孟婆汤再入轮回。可这薛洋偏不,怎么说怎么劝都不听,武力对他更是不管用,简直软硬不吃。跟他说了不知多少遍那晓星尘魂全了、死透了自然就下来了,就听不进去!整天闹腾,非要拆了这阎罗殿才罢休!
“薛洋,莫要太过分!本王说了多少次,那晓星尘到了日子自然会下来!日子不到就算你拆了我这阎罗殿也无济于事!”
薛洋嗤笑了一声,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。
良久,阎王疲累的闭上眼,挥了挥手,两侧的鬼差便上前去。本应是一人架一只胳膊将少年架走,如果少年有两只手臂的话。